生命和梦想开始的地方

11.jpg


家,是一生一世心系的牵挂。哪怕它破败不堪,也都会始终记得,那是生命开始的地方。


也许参加过慈慧西部助学计划家访的志愿者更能理解,这些寒门学子的坚强背后的东西,仿若风筝的线头,只要有人攥着,无论梦想飞得多高多远,也不会忘记回家的路。


12.jpg


“婷婷的梦想:希望毕业后待在家乡,在大学任教或者考公务员,总之,要让父母骄傲。”


山眉水眼的婷婷以601分的成绩考取了云南师范大学英语专业。家访那天父母都出去打工了。


“爸爸做保安,去年老板没给他们发工资,家里还有欠债。”


“欠多少?”


“不知道,妈妈从来不告诉我。”


“妈妈身体怎么样?”


“不好,我看得出妈妈很难受,但她不告诉我。”


我们才问了几个问题,婷婷就没忍住哭了出来,抹着眼泪一脸歉意:“对不起,一讲到妈妈,我的情绪就会比较激动。”


“为什么?”婷婷情绪激动之迅速是我们家访经历中不多见的。


“……妈妈很好。”


“怎么好?”


“各方面都好。”   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“能给我们讲讲吗?”


“……不想讲……很心酸。”


婷婷说,妈妈的肩膀像男人一样宽阔,她承受了太多,独自扛着,却什么都不跟儿女说。


10.jpg


“小波的梦想:挣了钱,第一件事,就是帮爸爸治眼睛。”


小波今年考上了扬州大学的水利工程专业,他说:读大学,找好工作,是改善家境的唯一出路。


八年前,小波家里发生了变故。父亲到朋友家玩,那家人突然煤气罐爆炸,父亲身体大片烧伤,烧瞎了眼睛,不能感光,一片漆黑,从此再无白天与黑夜。


小波说这个家,已经垮了八年了。他告诉我们,村子里,有的妇女难以承受生活的穷苦,丢下几个孩子与丈夫,再也不回家了。前一阵,有一家的四个孩子在树林里被发现时,已经全部饿死。


小波的母亲才45岁,城里的女人依然明艳的年纪,但她看上去瘦小憔悴。


小波对母亲充满了感恩与敬佩,生活的重担以及家里11万多的债务,她一肩挑起。母亲靠着打工做家具零部件积攒一家子的开销,几分钱一个,每月赚一两千。


小波说:“妈妈对我们的恩情比山重、比海深!这辈子,无人能替代妈妈在我心中的地位。”

 

不久前,母亲胰腺炎发作,开刀住了两周院,这些日子也只能在家养病。她心急如焚,“我少做一天,就少一天的钱。”

 

家访过半,这时爷爷进来给小波的父亲送饭。老人家开朗地让人心疼,“我膀胱癌,一年药费要三千多,医生叫我看病,我不看,吃点止痛药。都要进棺材了,不浪费这个钱了,留着给他们上学。”


9.jpg


“小鹏的梦想:爸爸,我要做你的脚,带你出去走走!妈妈,我要做你的眼睛,带你看看世界!”


小鹏家的房子是历经半个世纪的土房,其状况一言难尽,老鼠与蜘蛛同在这里群居。

 

小鹏说,父亲为了这个家毁了自己的身体。家里共五个孩子,自己是唯一的男孩。十几年前,父亲到上海打工造桥,摔下来,伤了腰,当时没有保险,就这么回到老家,每月拿残疾补助150元,加上低保169元。


后来,父亲的病情发展成了严重的腰椎间盘突出,影响到行动。而母亲患有眼疾,两米之外的东西就模糊了。可家里还欠债十几万。

 

小鹏今年考上了大学,申请了助学金贷款,贷款期限17年。


“为什么要贷17年?对自己赚钱没信心吗?”


“我要先留些钱给父母治病。我自己日子过得好些苦些,都没关系,父母年纪大了,等不起。”他说。

 

家访过后,小鹏坚持送我们很长一段路,我们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:“到了城市里,可别学坏哦!”


“我是家里唯一的儿子,我心里一直揣着父母,就不会学坏!慈慧雪中送炭,我也要对得起慈慧!”


6.jpg


“小苏的梦想:尽全力让爸妈过上安心的日子,让妈妈尽早结束漂泊在外的生活,一家团聚。”


浙江工业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快递到乡镇的邮电所,小苏回忆下山去取录取通知书的时候,很激动。

 

小苏家有四个孩子,已经有两个大学生了,两个读高中的妹妹成绩也很优秀,这家有望出四个大学生。


只是他们读书,都要靠助学贷款。

 

小苏的母亲在浙江台州的一家鞋底厂打工,效益好的时候每月能收入两三千,不好的时候一两千。父亲打零工,平均每月出工10到20天,因患上了腰病,这繁重的体力活,不知还能承受多久。

 

小苏对妈妈的感情似乎比大多数的男孩子都细腻得多,他告诉我们,几乎每天都会想到妈妈:吃饭的时候,知道饭桌上少了个人;看到妈妈喜欢吃的东西,希望妈妈在台州也能吃上;胃不好时会想,妈妈的肠胃也不好,有没有按时三餐?营养够吗?整理房间的时候会想,妈妈住的地方是否非常简陋?夜晚躺下时会想,妈妈在家时睡觉认床,妈妈在外能睡好吗?看到别的孩子有妈妈的陪伴,就希望妈妈在外能交到知心朋友,孤独苦闷时有个聊天的伙伴……


除了过年,小苏有点害怕所有的节日,尤其是中秋,他会找各种事情来冲散本该团圆的气氛,把这一天当做平常日子来过,抬头却见圆圆的月亮里溢满了彻骨的思念;他尽量避免听所有与思念有关的歌曲,尤其是《时间都去哪儿了》、《当你老了》。


“时间都去哪儿了?还没好好感受年轻就老了;生儿养女一辈子,满脑子都是孩子哭了笑了……”


1.jpg


龙应台在《亲爱的安德烈》中写道:所谓父母,就是那不断对着背影既欣喜又悲伤,想追回拥抱又不敢声张的人。


想必这是每个带着梦想远行的学子,魂牵梦萦的画面。他们满载着思念,面朝家的方向,喃喃着难言的心里话,一遍又一遍——


此生此世,让我展翅,载起你们安稳的晚年;若有来世,允我跪拜,再喊一声:爸!妈!



欢迎关注“慈慧公益”官方微信:

扫描下方二维码添加;或在微信上搜索“慈慧公益”(微信号:cihuigy)

服务号.jpg


分享到:

相关新闻

2017年审计报告

2018-03-19

2015年度报告

2016-03-09